Illuminar

Starry starry night.
本命佩法。
豆腐絲。
舍甫琴科隱藏屬性。
徵男友。

Per ardua ad astra.

© Illuminar | Powered by LOFTER

#藍莓香的替芯

這兩天眼睛不太舒服,一直在點眼藥水。剛剛晚飯過後又點了一回,半邊眼皮撥開,冰涼冰涼的藥水滴下去,依稀間聞到一股甜味,很熟悉,也許過去什麼時候聞到過。


讀到過一篇文章,說嗅覺是人類最原始的感官。負責處理味道的那個嗅球,還沒從樹上下來的時候便有了。視覺這樣高級的東西,用起來是方便,可是大概是太新的緣故,條件一不好,就要罷工,就跟那些環境敏感的小植物一樣。上個月跟閨蜜逛街的時候還跟她提起過,說自己也是個環境敏感的小傢伙,那樓下的摩托車,稍稍叫喚兩聲,甭說休息睡覺,連提筆寫兩個字都不行了。要是世界末日真的來了,大概頭一批倒下的,就是我這樣的人吧。


以前念初中的時候,都流行用細的水筆,越細越好,用零點五的黑筆,是跟不上時代的。我的同桌是一個女生,留着齊耳的短髮,瘋狂地喜歡網球王子,筆袋上貼慢了藍白色的圓形貼紙。她是個追隨潮流的人,幹什麼都要時尚。她有一部三星的手機,直板的,上英語課的時候,她就拿出來偷偷地上網。手機很小,校服很大,可以藏在袖子里,老師走過來也不會被發現。我很好奇她在看什麼,她告訴我說,她在看小說。


我也想變得時尚,但是時尚是不會等人的,因此從電視里看到的都不是時尚。電視里有很多頻道,我只喜歡紀實頻道,因爲紀實頻道是真實的,是講科學的,不封建也不迷信。紀實頻道晚上十點會放一個節目,叫傳奇。我不敢看,因爲它老放考古的東西,我很害怕,覺得掀開棺木,裏面的腐爛的面孔會爬出來。到今天我也還是不敢看這些東西,不能肖想,不然就會跟別人說的一樣,自己嚇死自己。


到初三爲止,我還是沒有跟上時尚。這並不是因爲我不想變時尚,而是因爲我不喜歡太細的筆。零點三八的筆很不好寫,在很薄的作業本上顯得很空曠,從一筆到另一筆要很遠的距離,沒有安全感。不過,我把黑筆換成了藍黑色的按動筆,我覺得加一點藍色味道比較好,會讓我想起來藍莓味的棒棒糖。後來書店里進了一種帶香味的替芯,紅色的是草莓味,藍色的是藍莓味,黑色的是芒果味。藍色替芯的筆墨是深藍色的,像藍黑的鋼筆墨水,筆桿上印了銀色的花紋,亂七八糟地爬來爬去。用這種替芯寫的作業有一種果籃的香氣,而且會把整個班級的作業都染上這種味道,所以班級裏面總是有一股甜味,開窗通風也沒有用。


我又想起來有一次,在家裏的過道上,正在盛飯,聞到一股古怪的甜味,像是塑料的甜味。一下好像是腦子里打開了一個通道,我記起來小時候玩的一種玩具,圓形的珠子裝在梯形的盒子里,可以排在一起拼成奇怪的圖案。還有一本配套的冊子,畫着各種很難拼出來的形狀,還標了星級,越多就越難。我去問姆媽,她說她也記不太清楚。但是我記得,我記得我坐在電視機前面,把珠子在地板上拼來拼去,有粉色的,靛藍色的,還有草綠色的。我猜想那一盒珠子大概已經被收拾到小房間裏去,不過並沒有丟掉。


评论